【策锐】猫鼠游戏02

02
夤夜,一条黑影从檐上掠过。来人靴尖微弓,顺便在新铸的石螭吻上蹭掉新沾的泥。这一停驻,眼梢觅得了新鲜物事,咦了一声去探门楣新匾上的红布了。

揭开红布,霎亮一片。黑影贼心大起,拇指贴着铜浇镶边摸索,内劲迸发,竟是要硬生生从匾层中把明珠撬纳。他腰肢奇软倒翻,掌力却大,尤其十根指头格外纤长有劲。掌指翻飞生风之际,腰际却冷不丁被什么敲击了一下。整个人霎时哎呀一声软倒,带着些懊恼惊惶神色往来处望。

“喂,追这么快,吃风筝长大的吗!”

来人漠然不语,只是又掂了掂手中剑鞘,反势抵上人命眼咽喉。剑鞘属木,朴实无光,只在尾端微开一隙,露出雪亮的刃来。

方锐懊丧着自己不该半路犯毛病耍贪,眼珠子又不听话的往明珠那边瞟。巡捕看穿了他这条心思,剑鞘上错,抬起毛贼的下巴,由左至右扇了个不轻不重的木巴掌。

“前债没还清,又想着行窃?”

方锐吃了这一记,颊侧多了个红印子。剑鞘末端的红莲斜摁到了毛贼皮面上,像是打了个罪犯戳。夜风习习,小贼困窘地摸脸,并不是很服气。

“吴捕头,我在嘉兴醉香楼睡了一觉才启程,不然凭你的轻功,怎么追得上我。”

吴羽策闻言,冷笑一声收了剑。抱剑俯视道:“不如房顶之内,我让你三招,看你打不打得过?”

19 Jun 2018
 
评论
 
热度(14)
© 专诸刺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