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锐】猫鼠游戏03

03
“那鬼刻当年尚未出人头地,只是地方县衙小小一私捕,名气远在逢山之下,追名逐利之心正盛。而那天下第一贼轻功盖世,穿房越脊如履平地,从未有人摸到过他的身影。”

方锐慢悠悠地敲起折扇来,击在掌心,把前因后果一一推清。

“鬼迷神疑盗了岭南巡抚孝敬老佛爷的白玉簪。鬼刻在巡抚底下值差,出了纰漏,定是要硬着头皮去捉他问罪的。然世间少有人见过盗王真貌,传言鬼迷神疑曾化装成行脚车夫,骗了傻捕头半两银钱。递铜板时俩人还捏了手,贼在捕头掌心里画了个圆圈。这就叫虽然脸对脸,嘛都瞧不见。”

方锐唇角微勾,捏了捏扇柄回忆触感。小少爷睁着眼催促他继续,他却反问客人。

“你说他笨不笨啊?”

-

方锐撕去唇上两撮黑胡,换掉皂衣,惬意地倚在醉香楼二层的软榻里。
香风微醺,半两银子换了桌热菜,正好可以拿今天的笑话下酒。醉梦里梦见一人,挺眉肃目,威压颇盛。周遭人纷纷避让,自己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伸出一只手去,坠在他面前晃。

来追我,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嘿嘿嘿。

腕子忽然剧痛,另一只手揉开眼睛,被梦里人惊了一跳。
金纱做的帷帐被挑开半边,窗门俱破,冷风从外灌入鼓起黑绣长袍。冰冷的铁拘铐扣下来,方锐胸口闷压一片,脑内来不及反应,先用手上缩骨的本事卸掉关节脱出了拘束。

吴羽策先是一呆,然后就和床上人大眼瞪小眼。

“你那玩意拴不住我。”方锐豁达。

“二缺么你,手都软了,你打不过我。”吴羽策恢复镇定。

“能跑掉就行。”

“……”
吴羽策冷着脸评估他这莫名其妙的自信,干脆扔了铁拘铐,剑鞘在他肩窝重击,直接卸掉他一条胳膊。方锐额上冷汗坠滴,哼唧了一声示痛,竟也没多反抗,被姓吴的扛在肩头带走押牢了。

翌日,吴捕头蛮好看的枣色外氅同贼一道不翼而飞了。

19 Jun 2018
 
评论(2)
 
热度(21)
© 专诸刺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