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锐】猫鼠游戏01

01

方锐拎着个扁板凳,往市集中央撂座。东南的人潮就向这边涌来,有孩子愿意专门翘了学堂,捧着脸听他讲些三流江湖轶事。从沾着艳情意味的养蛇女到光伟堂皇的御前侍卫,总是勾着你的心魄在关键时候收摊走人,留下一句明儿继续,云淡风轻。

分文不收的场子他全图自己开心。收了赏银的,则也尽心尽力。今儿有大人物付了赏钱,护卫高高地耸立成排,把人潮从两边拨开。要求他彻彻底底把新故事讲完。大人物约莫十一二,端正着一张小脸,腰背笔直,乌眉蹙成一团,鬓角微微泛汗,鼻端英挺的仿佛一柄开刃宝剑。方锐眼尾往下一耷,便能瞄见这位客镶金丝的虎头靴边。

月光把乌溜溜的房檐映亮,他很克制地抿了口银茶边儿清嗓,左右手扣在一起,悄摸声儿地用拇指抠抠掌心解痒,问道:“少爷想听个什么?”

“鬼刻。”

小金主言简意赅,眼神没有一丝晃动。方锐的手心却越发痒了起来,浑身都不得劲。眉梢有汗坠入领襟,黏糊,烧心。
他扯出个跑江湖惯用的笑,目光往天上放去。再缓缓地落回不远处百望楼的檐尖上。

“行,那今儿就讲一回鬼刻千里觅宝归的故事。”

19 Jun 2018
 
评论
 
热度(17)
© 专诸刺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