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叨一下我们小斗神

首先说说时期问题,按战队分成越云嘉世轮回,依次类推到入联赛前,打世界杯,退役等等。其实这么分还是太粗略了,孙翔是个很情绪化的人,易受影响。如果说同样把他和叶修同时放设在两个情景中,叶修的波动性是3,那他可能是10。每一个需要被考虑到的外部因素点都可以对孙翔的心理行为产生影响,所以在c他的时候需要横纵考虑。这个时间点他应该接收到哪些信息,会按偏好过滤掉哪些,真正对他产生影响的又是哪些?

以前看过<ID:长短行>太太分析虫爹写作特点,说“虫爹在全职的写作中,擅写横向深度,不擅写纵向变化。他可以通过一个或者许多人物的横切面表现出人物性格的不同,很深刻地挖掘人物已经产生的想法和由此导致的行为,但并不是很擅长描述某个想法形成的过程和行事方法因此发生的改变,所以他笔下的很多人物,在同一个时间平面下看,的确是妙趣横生,但如果追溯这个人物的时间线,你很可能会发现他现在和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哪怕有,也是灵光一现式的、通过一个特别的契机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整个过程从此到彼,非常短,很有戏剧性。”

我觉得孙翔就是虫爹塑造的为数不多的在纵向性格上有很大变化突破的角色,因为这点,他的个性显得更加鲜活生动,也加深了我挖掘的兴趣。

先说他性格中比较固化,不易被动摇的点,也是大家第一眼就能发现,认识他,勾勒出他大致形象的几个点。
操作天才,锐意进取,敢于争先。骄傲嚣张,幼稚任性,情商偏低。
优点和缺点同样显眼,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直接赤裸裸地把好坏都摆在了明面上。

然后说说孙翔粉都喜欢的几个小细节:
吃软不吃硬,顺毛捋就会让他很爽,很在意别人的看法,耍帅扮酷都是希望得到夸奖。
那句话怎么说的,嗯……身上时刻洋溢着一种“我厉害吧快来夸夸我啊”的气息。
自尊心强盛,容易被撩拨,魏琛一句垃圾话带脏都能搞得他面红耳赤,小孩下限很高,能看出是个好人家养出来的。生气时自己憋闷干瞪眼,威胁别人的时候根本戳不到地方。
不光垃圾话,他也拿不准战队经理话里的暗示和重点。甚至笑点都和别人有偏差(参见“小事情”事件)。想要和他沟通一得靠哄,二就是把话简单直白说清楚。
看着夜雨声烦视角的视频不住地研究君莫笑的招数,全明星后苦练龙回头。这个天才他还要命的努力。
……他可爱的地方太多了,数不清了,先略!

接着要谈比较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也是虫爹塑造出这个人物来想向读者传达的重点——孙翔对待荣耀的心态变化。

一场挑战赛,一场总决赛。作者下了大量篇幅来写孙翔的这种变化。

我们可以简单设想一下,起初的孙翔技术出众被越云挖去当了潜力股,七赛季出道万众瞩目,一举打碎新人墙。越云这样的队伍,根本没有能和当时的孙翔配合的选手。孙翔是凭着一己之力带队伍冲击季后赛的。从这样的背景来看,理所应当,他根本没想过还有团队合作这种东西。17岁的少年而已,骄傲,自信,舆论把他越推越高,他耳朵里听的都是溢美之声,前途似乎一片光明。连嘉世这样的强队都把姿态放得很低去接洽他,一叶之秋马上到手,少年斗志昂扬,就等着书写自己王朝的辉煌。
不过嘉世和越云就大大的不同了,尽管有陶老板的支持重视,一干队员的阿谀奉承。孙翔也不能很快的融入进去。一方面在于他还没树立起团队意识,这家伙离优秀的队长还有好一截路要走。另一方面是因为嘉世当时有个巨大的,由叶修离去撕扯出的漏洞。孙翔一不了解叶修对于队伍的意义,二是根本也没有去了解队伍的意识。本来就有漏洞,新人又不去弥补,只能越撕越大,巢倾卵覆。

孙翔对叶修的态度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条线。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接触荣耀的时候斗神已经不在联赛巅峰。孙翔没怕过叶修,当时的心情可能就是单纯的对一叶之秋的渴望。想要更趁手的武器,想要变强。至于叶修?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当个符号听的可能性更大。
后来入了嘉世,估计会听到很多闲言碎语。队员的态度,老板的态度,还有苏沐橙的态度,这些估计都会让孙翔皱眉。我个人是这么想的,孙翔会嘀咕,这个叶秋把队长当的这么糟糕,成绩这么差,老板和队员都受不了他了,为啥苏沐橙还这么护着他。他有什么好了这??苏沐橙居然这么看不上我,下了赛场看都不看我一眼??
他来的时候自信满满说了一句“嘉世有了我,也该翻身了。”心里也是觉得自己要强过叶修的,也想着通过成绩来证明自己真的能带领嘉世走出困境。结果成绩并不理想,他肯定觉得芒刺在背,十分打脸。与其是说和叶修较劲儿,不如说是在和他自己的自尊心较劲儿。孙翔真正在乎的,是脸面。

后来网游里被打脸一次,全明星被打脸一次。孙翔很倒霉地成了主角路上的障碍,他的张狂在叶修的反衬下显得那么愚蠢。梁子这才算是真正结下了,外界舆论开始怀念昔日的叶修,嘉世成绩一落千丈,开始再悬崖边上徘徊,孙翔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局——要证明自己,就必须打败叶修才行。

他在嘉世的后期,几乎一直都在为这个目标努力。叶修和黄少天pk了,他录像下来用黄少天的视角研究到深夜。叶修用出龙抬头了,好,那就拼命练习,做出更刁钻的龙回头!很厉害,不过在叶修看来,他这是做无用功。叶修并不是嘉世的对手,孙翔有这个时间不去研究联赛里的选手,特意跑去研究他,叶修觉得这小同志脑袋秀逗了。

因为太执着于叶修,才会让孙翔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都没有重视起团队这个概念。肖时钦的到来的确对嘉世帮助很大,但实际上对孙翔并没有多大裨益,反而把他架空了,没让他意识到队长该肩负什么责任,没让他学着去做,只是默默地接手烂摊子,一人包揽了。

挑战赛,孙翔最大的收获:“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孙翔退出游戏gg后对着陶轩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当时他那个状态,是处于“明悟”之中。悟了,所以比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get了摆脱出这个焦虑困境的一条真理。
此后的孙翔开始有意识的注意队友,融入队伍,他终于有所成长了。
因此,比起轮回大家庭包容引导了独狼孙翔的这种设定,我更倾向于“一个恰好的孙翔,遇到了一个恰好的队伍”。这边有意识去融入,那边也善意的去接纳。一切都发生的刚刚好。

轮回时期的孙翔更多时候是沉默的。先思考,后发声。在原著里我们能看到的是一个皱眉盯着比赛屏幕的年轻人,想的不再是招式够不够炫,能不能夺人眼球大出风头,而是如何更有效地击溃对手。他会和江波涛小声地分析着什么,会在单挑赛里收敛锋芒,蹲在石头后面静待时机。会利用地形钳制对手,干脆利落地利用自己的优势解决问题。和周泽楷的配合默契娴熟,完美融入队伍,仿佛宝剑藏锋入鞘,一举拿下最佳组合。

从“追求瞩目”到“追求胜利”,孙翔跨出了很了不起的一步。

最后的总决赛是孙翔荣耀观的第二次蜕变。依旧是和叶修的对决,依旧是1v1。孙翔开始和叶修拼沉稳,拼按兵不动。他这次不张扬了,但反而沉稳过头。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放弃了自己最好的武器——锐气和冲劲。不过很快,他做了调整,斗者意志打到满阶,一叶之秋的最强姿态令场外的观众都替叶修捏把汗。
孙翔的学习能力是很惊人的。只要意识到,他就能飞快的弥补缺陷。
不过叶修始终是技高一筹,但在这场战斗中孙翔学到了另一句话。
“敌人是用来击败的,不是用来超越的。”
“要超越的,始终是自己才对!”

这是很了不起的第二步,从“要赢过他!”到纯粹的“要赢!”。

两次蜕变都是在和叶修的战斗中完成的,虽然叶修并没有明显的提点意思,但实质上他还是帮助孙翔塑造荣耀观的人。

后生可畏,有这样不知疲倦,永远奔跑着前进的年轻人在身后追赶。我想叶修也是会为之兴奋,为之欣慰的吧!

总之,我眼中的孙翔——

年少成名,难掩锋芒。
砺金淬火,必成大器。

20 Sep 2016
 
评论(7)
 
热度(98)
  1. 男鹿离兑 转载了此文字
© 专诸刺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