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翔百无聊赖,饭后到训练营去逛了一圈儿。青训的小成员有眼尖的,远远就看见他插兜走过来的身影。连忙风似的跑回原位,似模似样做着训练。他们的孙队长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片严肃端庄,仿佛高三自习室一样的画面。

他端着缸热水,缸子是搪瓷的,首款一叶之秋纪念杯。没什么花样图案,就简简单单在杯柄上印了几个字,现在压在他手指肚下头,被热水熏腾着有些褪色。这玩意不是他的,是刚才路过训练营门口的时候,大爷给他倒的。

陶轩那个发布会一开,全联盟都知道孙翔现在病了,病到不能上场的地步了。这事儿不光外部公关做的好,内部消息封锁的也严密。崔立苦口婆心给他分析了两个小时的利害关系,把下赛季要招肖时钦过来的规划都讲出来了,才勉强摆平这祖宗,答应为了不伤大家面子,做这么一出装病的戏。
这下好了,看门老大爷都知道我是个病秧子了。
孙翔颇为自嘲地掂了掂搪瓷缸子,没驳人好意。一路端进了青训营的训练室。

空气挺安静的,不过这种安静里透露着不安分的因子。很多没定性的小朋友忍不住往孙翔这边瞄,看了一眼没看够,又看了一眼。孙翔对这方面倒是出奇的敏锐,横起眉梢就看了回去。把人小姑娘吓了一哆嗦,连忙回头敲敲打打。明显受了惊,数据难看的要命。
他其实也没有特意想过来干点啥,就只是无聊罢了。
战队成绩一直往下跌,网上舆论倒还挺积极,像崔立那天说的一样——粉丝开始理解战队了,我们这么做效果非常好。
但心里的那股烦躁还是没法消。很虚,感觉飘在空中,没有了以前在越云那种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从下往上挣的踏实感。很是无所适从。
这样真的对?大概吧。

-
很烦,想比赛,又听见崔立说训练营里有个战法下赛季要上场,于是就这么过来了。
其实卡都没揣,更不认识哪个是他们嘴里的邱非。挨个看了一圈儿,挑中了敲键盘最稳,一次没往自己这边看过来的那个小子。
站后面看了一会儿,搪瓷缸往他鼠标旁边一放,指节朝下磕磕桌子。
“你邱非么?跟我来一局。”

-
交手了几次,最好成绩是耗掉了孙翔七成血量。邱非没觉得什么,边儿上的人倒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揣测着孙翔的来意,一派是单纯惊叹技术的,还有一派平时就很酸邱非,这次倒兴奋了——好像在电脑对面那个轻松击败战斗格式四局的人是他们似的。
孙翔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很专注。邱非更是。两个人眼里都凝着团晃不散的光。

一边的键盘声很密集,另一边的则有些余裕,稳定住一个节奏,偶有爆发——这些都很直接的呈现在了战斗场面上。邱非的战斗格式又被捉住了空当,孙翔爆了波手速,没再留给他反击的机会,一波带走,一锤定音。
邱非抿了抿唇,刚要再点开始。那边孙翔把鼠标一推,起了身。
他个子高,现在又待在一波身体还没长开的年青人里,就更突出了。
孙翔手臂往脖子后头一搭,摁了摁筋络,几步走到了邱非后头。直接覆住鼠标进了训练场,按刚才邱非的操作弄了一遍。邱非愣了一下,还是很专注的看着。看完之后有点惊讶。
在教我?
他能感觉到孙翔正从后面俯身过来的热度,稍微仰起头,还能看见一道弧线好看的下颌。这位孙队长的声音微微发闷,可能是因为生病吧……总感觉现在他的情绪不那么高涨,整个人看起来很低迷,虽然还是不好亲近,但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嚣张。

“懂了?这里你不该开大的,后续技能cd根本没好,选择太少一下就看穿了。”

孙翔倒是没在乎这些七七八八的眼光,自顾自说完,手就放开了。顺便拎走了刚放在边儿上的搪瓷缸。他微皱着眉毛,心里想的都是下赛季比赛的事了。经过这么一番考察,自觉这个邱非水平很一般,很难代替要走的刘皓贺铭担任下赛季复兴嘉世的重任。不过好好教一教,再加上个肖时钦,应该还是比现在要强一些的吧。

02 Dec 2017
 
评论(5)
 
热度(24)
© 专诸刺僚 | Powered by LOFTER